原创 旅游时候的洗手间

 新闻资讯     |      2019-12-14 17:17

旅游厕所,如所有建筑设施一样,它必然是符合两个基本要求和一个附加要求的。两个基本要求即:第一就是要实用(该干啥就干啥,能用得上);第二个就是要好用(不仅用得上,而且用的舒服)。一个附加要求即:看上去要美观。总体而言就是:好用又好看。

当然旅游厕所还有它的个性。从一般厕所角度来说,它存在与一般建筑设施相较有差异的地方,就是它的主要功能是用来“方便”的,并且因此需要注意“隐私”(至少中国人有这样的传统,不论好与坏)。同时,作为旅游景区的厕所,它还是景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是整体中的个体,因此不能脱离整体而存在。因此,建旅游厕所必须有个基本原则:好用是必须的;好看是有限制的。

上述相关旅游厕所的共性与个性,就应该决定了当前热火的旅游厕所改革的发展的要求以及发展应保持的趋势。但是,在我国有个时候并不能就事论事,其他的因素也得考虑考虑,甚至其他因素能左右其发展。

1983年,国家旅游局召开了世界旅游发展史上第一次厕所工炸金花作会议,拨款600万元,各地也都匹配资金,主要解决旅游景区厕所问题(所谓世界旅游发展史第一次,就是意味别的国家没有这事)。

1985年,中国社科院有专家首次倡导“中国需要公厕革命”,随之各地掀起了建厕高潮(这个是高频词汇,熟悉的味道)。

1994年国家旅游局会商建设部联合发出《关于解决我国旅游点厕所问题的若干意见》,首次专门提及旅游厕所。

1994年至1996年,全国各地配套用于旅游厕所建设的资金达1.7亿元,新建改造了7900座旅游厕所。

2003年国家旅游局颁布了《旅游厕所质量等级的划分与评定》,该标准定义了旅游厕所的概念,并将旅游厕所划分为5个档次,每个档次提出相应的建设标准,至此国内旅游厕所建设也纳入了标准化轨道(标准化道路,是中国旅游发展至今的缩影)。

2005年《城市公共厕所设计标准》的颁布,对城市公共厕所的分类、布局和设计等都做了详细规定。

2013年,全国公共厕所数量达到峰值的122541座,而每万人公厕拥有量仅有2.85座,创历史新低。

2015年初,在全国旅游工作会上,中国国家旅游局部署开展全国旅游厕所建设管理大行动,并于春节后上班第一天,在广西桂林组织召开了全国旅游厕所工作现场会,提出“旅游要发展,厕所要革命。又称“旅游厕所革命”,将用3年左右时间在全国开展旅游厕所建设管理行动,在全国新建旅游厕所3.3万座,改扩建2.5万座,到2017年年底实现旅游厕所全部达标。

2018年1月8日,全国旅游工作会议在厦门召开,其报告提出:注重发挥科技优势,大力推进新一轮“厕所革命”。

其中涉及的官方权威性文件也有不少,如《全国旅游厕所建设管理三年行动计划(2015-2017)》、《旅游厕所建设管理指南》、《旅游厕所质量等级的划分与评定》等不一而足。

经过上个世纪的(懂事的)人应该明白,出门最大的担忧可能不是像现在一样担心钱不够花,而是担心“方便”不方便。不仅仅景区如此,各个类型的公共空间均一样,去火车站、汽车站不仅不方便、而且很肮脏,当然还要收费(少则5毛,多则1元,据说那个时候1元钱可以买二两好酒,无勾兑,相当现在宣传的茅台)。到了街道,想找厕所,那绝对是一种奢望。

说这么多,其实想表明厕所这个事情必须革命,不管是否是旅游领域,还是其他领域,都必须如此。这是有道理的;也无疑必须肯定的。

并且要强调,这一场厕所革命,成绩斐然,同时也带动了旅游接待服务质量等方面的提升,正面意义十分明显。

但是,事情总存在一些不足的地方,作为评论者,更多应该去讨论其中存在的问题,使其继续朝正确的方向发展,以取得更好的效果。

那么再回归现实。按道理,厕所的事情就归厕所,把它整好就可以了。但是现在许多地方,却离开厕所来论厕所、来整厕所。这就似有不妥了。整体而言,至少存在以下三个方面是值得商榷的。

其一,脱离厕所的基本功能来建设厕所。如前所述,厕所首先得好用,达到所谓厕所的应有的功能。略举一例(当然存在不同意见,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透明厕所(Transparenttoilet),是一种用全景开放式的厕所,由芬兰设计师所设计。通常用全透明玻璃或者类似物质建造。2015年2月10日,中国首座五星级透明厕所进行开放(其实笔者亲自考察过,这厕所一般情况只是针对“贵宾”开发,一般旅游者或者工作人员均难以“享用”,当然也似乎不甚想去使用这一权利)。

透明公厕的创造者芬兰设计师说:“厕所采用全透明设计,就能让每一个使用者养成卫生习惯。因为如果你使用后不整理或把它弄脏了,一旦你走出公厕,就会立刻被路上的行人看到,那会让你非常尴尬。而这个公厕也正是巧妙地利用了人的知耻心理,让每个使用者都能自觉地将公厕打扫干净。这样不但可以培养公众的卫生习惯,还舍去了公厕管理的花销。”

这样的理由对于国外也许是存在的,使用卫生间的客人在欣赏窗外美丽风景的同时,自己也成为路人眼中的一道“别样风景”。但是对于我国而言,似乎不甚合理。首先,有人愿意去享受这样的待遇吗?存疑。另外,有人愿意去监督一个正在“方便”的人吗?存疑。若是笔者,避之不及啊!有人会问,要是HANDSOME BOY或者BEAUTY呢?若是真有这样的,笔者这辈子不看任何HANDSOME BOY或者BEAUTY。这里头,存在中外文化的差别,咱们吃过这个方面的亏,而且还不不少,应该吸取经验教训了啊。

其实,透明厕所只是一例,还存在其他一些不合理的现象,如喧宾夺主,厕所比风景对象还吸引人;又如浪费资源,包括空间与资金等;投入的成本比景区本身建设投入还多。等等不一而足。大家要明白,别人有黄金厕所,但是这并不一定它就是合理的,或者它就是适合我们的。这样的道理想来再简单不过(只要是用大脑进行思考)。

其二,把建厕所与政绩挂钩起来,一窝蜂的上马厕所工程。其实,建好厕所的事情,应该是比较简单的,为人们解决好吃的问题很难,但是为人们解决好“方便”问题应该还是比较容易的。如果这事情都整不好,何以“造福一方”?也就是说,这个应该属于基本的工作职责范围。现在有些地方误解政策,已至到了近乎荒谬的境地,不管这个景区需不需要多少厕所,反正就给你指标,建设多少多少个,否则问责。指标这个问题,我想大家也是比较熟悉的,上个世纪很流行,如果你不完成一些指标(例如抓几个流氓罪犯等之类的指标),那么就体现出你没有工作能力。

在这样的情况下,一窝蜂的上马厕所工程。其实,这样的事情我国似乎也见惯不惯了。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的主题公园建设,重复建设导致资源浪费,堪称笑话,而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的实景演出建设,重复建设的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实景演出仍在继续中,个人观点)。但是,任何一个人(不仅是旅游从业者)都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现象。现在开始的旅游厕所建设,希望不要步其后尘。

其三,就是旅游理论研究者,蜂拥而上,不遗余力对旅游厕所革命进行研究。进行研究当然是必要的,不过大张旗鼓是否有必要,看来尚要存疑。笔者为写这篇文字,对知网进行文献检索,本来只是想学习学习而已,但是没有想到学习的难度很大,因为文献不止万卷啊!不仅有用来作硕士研究生毕业论文的,也有作为博士研究生毕业论文选题的,当然这些都无可厚非,也许是笔者想多了。还有从相关研究视角来看,也是笔者难以理解的,例如从“旅游供给侧”、“区域旅游”“一带一路”、“中医药健康”、“乡愁旅游”等研究“旅游厕所”,可谓是“琳琅满目”,可能是笔者孤陋寡闻,少见多怪,反正按照现在的流行词汇来说,就是懵逼了(整个人一个大写的懵逼)。但是,还有一点也是必须注意的,旅游厕所,事关旅游理论研究工作者,但是似乎更加相关建筑学研究者。

当然,厕所在中国发展历史上,可是发挥过重要作用的,略举两例。其一是《史记·项羽本纪》(《鸿门宴》)中的记载:沛公起如厕,因招樊哙出(刘邦起身上厕所,趁机把樊哙叫了出来);大家应该是细思极恐,如果汉牛牛王刘邦没借上个厕所溜掉,有个民族可能不叫汉族,有可能叫做“霸族”了。其一是《三国志鲁肃传》(《赤壁之战》)中的记载:权起更衣,肃追于宇下(孙权起身去上厕所,鲁肃在屋檐下追上了他);如果孙权不决心与曹操决一雌雄,不知道中国历史上要少多少英雄豪杰骚客文人。但是,厕所因人而为认知,所以学者们都去研究刘邦与孙权,没人去研究他们使用过的厕所。

在2017年9月召开的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第22届全体大会上,各国嘉宾纷纷点赞我国的“厕所革命”。其实,外国人给中国点赞的事情很多,不过说不好的事情也有不少。说不好的时候就说他们说的不对,为俺们点赞的时候就说他们说的好。其实,好不好,自己得清楚,鞋子合不合适,自己最清楚。

当然,旅游厕所革命是必须的,但是既然事关“方便”之人生急事,步子就不能迈得太大,否则真的会扯到Dan的,还是实事求是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