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陈阿香:带孩子步行80公里归队抗疫

 新闻资讯     |      2020-03-20 20:31

护士陈阿香:带孩子步行80公里归队抗疫

战“疫”青年封面人物⑦护士陈阿香:带孩子步行80公里归队抗疫


@文/本刊记者 彭姝疑


1月27日,大年初三。湖北省蕲春县人民医院ICU病房又回来了一位护士。


陈阿香回来了!


这个三天前在北京接到通知后抱着孩子徒步80公里归队的护士一到科室,ICU主任许冀惊讶之余,被感动得一塌糊涂。


大年三十,许冀在科室群里发消息,面对疫情来袭,大家自愿上岗。大年初一晚上,他收到陈阿香的消息,说这两天自己“在想办法回岗”。


许冀知道陈阿香年前已经请假到北京过年,而眼下封路又封城,一路回来不知道该有多辗转。他告诉陈阿香,要不就别急着回来了,但彼时他不知道对方已经到达河南新县。两天一夜过去后,陈阿香自己抱着两岁的孩子,从河南下车后,路过安徽再进入湖北,坐火车、租汽车、跨摩托车,从鄂皖边境到蕲春漕河,大路封了就走小路,小路没了就绕农田,徒步80公里,已经站在了自己面前。他立马把几天前和陈阿香的聊天记录分享给了自己的同事和家人。


阿香和许冀的聊天记录


“不行!少一个就少啦!”


面对前来采访的媒体,许冀说,医院里不乏敬业奉献的故事,但像陈阿香这样辗转千里、抱着孩子历经三天两夜回来上班的,自己“还是头一回见着”。


为什么一定要回来呢?休假、封路封城、路远没车……每一个似乎都是说得通的理由。况且彼时医护人员都已到位,少一个人也不算少。


“不行!少一个就少啦!”面对《中国青年》杂志记者替她想好的理由,阿香一口否决,“我回来,他们就可以少进去一段时间。”


至此,该院重症科室的工作人员已经全员集合完毕。


陈阿香的故事传出去没多久,从医院的座机到陈阿香自己的手机,媒体的电话接二连三地打进来。


陈阿香有点慌了,干脆不带手机。


后来,记者再问起,她便说不愿意接受采访,因为自己明明是科室里最后一个回来的:“我还是觉得有点对不起他们。”


同事们虽然大多家在县城,但不论路远路近,这样的特殊时刻一个也没有掉队。大年二十九夜里,医院发出《致全院干部职工志愿参加抗击病毒性肺炎第一线的倡议书》。当晚,百名医护人员接龙报名,医院的医务微信群消息提醒响了一夜。


“他们都奋战了那么多天,我这个也没什么好炫耀的。”接受《中国青年》杂志记者独家专访时,陈阿香干脆地说。


电话那边,她的话很少,时不时能听见爽朗的笑声,每个问题回答不超过两句。


医院领导知道她质朴的性格,从来话不多,只是做事,便帮她把大部分采访都拦了下来。面对一些无法推辞的,只能试图说服阿香接受。


“我们就和她说,这不是在宣传她个人,因为她的情况代表了医护人员面对疫情的一种状态……就跟她讲了好久,她才稍稍愿意……” 真人斗牛牛 蕲春县人民医院副院长顾鸣替她解释起来,“她觉得自己很普通,不想接受那么多采访,不想当网红。”


“越走心里越想着,一定要到”


在网上流传的一段视频里,记者看到了阿香的模样。因为戴着口罩的缘故,一副红框眼镜被哈气模糊了一大片,镜头对面的她和电话里一样,言辞干脆,爽朗爱笑。直到提到孩子,她忍不住哭了。


蕲春县人民医院护士陈阿香


这一路她告诉自己不能着急:“我不为自己想,也得为我娃儿想呢。”她告诉儿子“我们是去玩儿”,带着他捡捡小石子,偶尔捉一下迷藏,“又走啊,又抱啊,连哄带骗嘛。”她没多形容,只是舒了口气总结道:“反正总算是到啦。”


一到达蕲春,阿香就把孩子送到了父母家,自己去科室报道,直到现在也没再见过一面。“玩得可开心了,估计都快忘了我这个妈了。”


而直到见面,父母都还没来得及问明白,女儿带着外孙究竟是怎么回来的。


手机版棋牌牛牛游戏

这一路,她怕家人担心,也没经常联系。


湖北广播电视台音乐广播事业部为陈阿香绘制的沙画故事


大年三十,阿香在群里看到科室通知,就和丈夫说自己想回来。丈夫知道她“一做决定十头牛拉不回来”的性格,所以并没有试图说服她,而是开始帮她规划路线。


“我一般上去,别说十头牛了,钉钉了。”阿香补充道。


大年初一凌晨出发时,丈夫到北京西站送她,叫她“必须安全回家”。


“哭了吗?”《中国青年》杂志记者问陈阿香。


“不能哭啊!”


“为什么?”


“那个时候哭很丑的好不好,就说明我心里很畏惧啊!”


斗牛游戏大全手机版

“难道不怕吗?”


“怕啊,怕我也不能表现出来。”


“当着丈夫的面也不能表现出来吗?”


“好歹是去打仗了嘛!”


如果封路的速度没有这么快,按照规划,阿香从北京西站一路坐车到蕲春县,一天就能到达。“结果没想到,唉!来了个徒步旅游。”


阿香的路线


陈阿香坐火车从河南新县下车后,依靠导航,先包车到安徽宿松,直到与湖北交界的安徽太湖县弥陀镇,才发现省界交通都已经封闭。于是,陈阿香就背着孩子,拉着行李,开始了步行。


“一路上有很绝望的时候吗?”记者问。


“唉……往往人到了无路可走的时候,就能做出很极端的行为。”


“比如说呢?”


“比如越走心里越想着,一定要到。”


“就没有后悔的念头吗?”


“后悔难道还要走回去吗?”


“如果前面没有路,回头有路,为什么不呢?”


“没想那么多,可能有点傻吧……”


不论是路上让自己搭车的人,还是最后了解了情况的亲戚朋友,说阿香“犟”“傻”的都有,她一笑置之:“是有点傻,脑子坏掉了。”


在关于阿香徒步归队的报道里,网友们也表达了关心和质疑:“一线工作者那么辛苦,不该统一接送吗?不是该反思没有做好后勤保障吗?”


“这是特殊时期,后面越来越严重了,别说车了,估计人都没有。”对于让医院派车接这件事,阿香完全没想过。她淡淡地说:“科室没有强制我回来上班,我们好多同事都一样,还不是自愿请战一线?”


正月十五当天,陈阿香给患者发水果


“等到春暖花开,大家就都解放啦”


如今在蕲春县人民医院的重症监护病房,二十几位医护人员分为7个班次,照顾十几位重症患者,每四个小时轮班一次。


而放眼整个医院,此时也正是全体工作人员执行力、凝聚力最高的时候。


据顾鸣说,因为清洁工人、搬运工人等保障人员此时或辞职,或困在乡镇无法到岗,如今两栋大楼的后勤工作,都是医护人员自己在做。于是出现了“不务正业”的医保办主任、抢着搬运物资的体检科主任,还有很多主动申请去隔离区做清洁消毒的行政人员……


“现在大家但凡手上有一点时间,就会抢着做那些平时并不是自己的活儿,这种时候真的很让人感动……”


而徒步80公里归队抗疫的陈阿香,就是此时这支队伍的一个缩影。


接受《中国青年》杂志记者电话采访这天,阿香说蕲春县的天气很好,前一天刚下过雪,这一天是个大晴天。


这几天,全国各地除湖北外新增确诊新冠肺炎病例已连续呈下降态势,全国新增治愈出院人数开始赶超新增确诊人数。不过随着各地陆续返工,钟南山院士对于疫情拐点的判断依然谨慎,但严冬即将过去,春天指日可望。


“等到春暖花开,大家就都解放啦。”阿香说。


战“疫”青年 封面人物系列报道的链接:


军医文峰:深知危险,绝不退缩


英雄妹妹杜富佳:抗疫一线,让我来!


男护士吴孝文:没时间害怕,只想全力投入


“摆渡人”郑能量:我不怕死,只怕今生有憾


痊愈者邵胜强:病危之后的生死22天


ICU护士王冰:前线终见恩人面,黄冈战疫叙奇缘


责任编辑:彭姝疑申西审校:张斯絮、陈敏、刘晓终审:蔺玉红